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 2017
常宇飞:专业调整与工作转折中的经验
2017年02月15日

常宇飞

深国交2007届毕业生,就读于帝国理工大学,剑桥大学研究生

 

专业调整与工作转折中的经验

 

关于选择专业。我本科读的是帝国理工航天材料专业。其实我在UCAS上报的6个专业名额都与航天相关,原因很简单:自小就对飞机、火箭充满兴趣,参加了各种航模比赛,而且家人在专业选择方面也非常支持我,他们跟我强调的一点就是:“理工类专业具体学什么都差不多,关键是方法论和学习热情。”父母是工程师和医生出身,对工程和科学的认识还算有一些深度。我后来的发展,也印证了他们说的话是对的。

 

我本科很遗憾地被剑桥拒绝了,但最后去了更加喜欢的帝国理工读材料系。为什么说更喜欢帝国呢?因为我爱伦敦,这座城市的风格和性格会跟随我一辈子(那是一种人与人基于互相尊重的距离感,一种由自身修养而散发的严谨和美感)。而帝国是一所理工领域非常专注的院校,虽然不是综合性大学,缺少了一些多样性,却多了一份专注、一种用技术和科学解决一切问题的态度。

 

我进材料系的第一年,压力非常大,因为材料科学作为一门混合学科(物理、化学、数学建模、生物),对单词和学术语言要求非常高,即便雅思7分都过了,真正写实验报告时还是会苦恼学术英语的用法。材料专业计算不多,大部分都是对物理、化学的理解和辩证。这门学科对记忆的挑战也非常大,要记住几十种晶体结构、各种化学材料和物理现象陈述。

 

中途方向的小调整。大三时,我和导师有过一次深谈。因为航天材料是个很窄的专业,且这种敏感专业肯定不招聘外国人,留不下来。并且这个领域是需要一群人齐心协力配合的,我的性格比较喜欢单打独斗。想来想去,就转去了纳米材料专业,这是一个很重视物理基础的专业,对个人能力要求比较高,一两个人就可能搞出一个小发明。

 

哈哈,我有幸被剑桥的材料科学系纳米技术录取了研究生,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生转折点,因为我意识到,我这种在国内普高中淘气、不受老师待见的学生,是可以通过努力三级跳来到剑桥的。其实当年从天津的普高来到深国交,就是一次勇敢的跳跃:当时不知前途是什么样子,考国交时的录取成绩也并不出众,但经过两年的努力还是考进了帝国理工,进而可以蹦进剑桥。回顾那些年,真是努力就有回报啊!

 

这里还有个小花絮:我在准备剑桥申请时,找到一位曾在剑桥材料系工作很多年的教授,让他带我做项目,最终给我写了推荐信。实际上,学术界都是很认同同行推荐的,更何况是剑桥的老同事。结果如我所愿,面试时他们得知我是某教授的学生,认同感一下子就有了。

 

剑桥研究生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因为这个专业只招收了16个同学,其中有两个中国同学,而且,除了我以外,其他15人基本都读了博士。我属于一群Geek里面最不学术的一个了。但是剑桥的学习给我打开了全新的思维模式,就是“你要把一个领域当作人生事业来做,才可以不平庸”(不是优秀哈,只是不平庸就需要当成人生事业的高度了,优秀是留给那些被上帝选中且有人生事业格局的人)。我在卡文迪许实验室做了几个月试验,深深感受到了一个很基本但之前却没有意识到的理念:优秀其实就是专注。我们总是期待上帝赐予更多的智慧,一种在常人看来就是“少花时间就能有更多产出”的能力。其实不然,优秀其实就是专注在一件事情上花很多时间。能专注很久的时间完成枯燥的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可以碾压别人的能力。卡文迪许实验室诞生了无数的诺贝尔奖级大师,抛去天资因素,就只有那种在实验室踏踏实实扎根的能力:不浮躁、不浮夸、朴素地生活、骄傲地工作。

 

关于毕业工作。毕业后我没有留在英国,而是去了香港,在一家英国顶级工程设计公司“ARUP”做物理学工程师,基本上还算对口,从事的毕竟还是物理相关专业。而香港这个地方中西合璧,让留学生很舒服。英国公司的管理和新人培训都很到位,总之各方面还是很满意的。我们团队有几位帝国理工和剑桥毕业的大陆同事,还有很多来自欧美日韩的外国同事。香港人、大陆人、外国人在一个group工作,非常愉快。闲暇时,我们各自阐述自己的观念,上班时效率很高,从来没有谁可以刁难谁。公司政治也因为国际化的团队,变得非常简单。现在回想起来,我对这种公司文化和价值观非常认同,并且怀念。

 

关于工作转折。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云南旅行,在大理喜洲的小客栈遇见了后来的大老板,一位美籍华人,前google的华人最高职位者,时任国内搜索领域处于垄断地位的公司副总裁。我们谈笑甚欢,临到分别,她邀请我北上其所在的公司,尝试一些新挑战。我当时犹豫了半天,最终辞掉香港的工作,去了北京。

 

其实在那里两年多的工作经历是非常令我失望的。我的老板也是我的好朋友后来也回美国google了。我觉得这家公司碾压了我的正常认知:官僚、玩政治、落后的产品思路、员工没有朝气也没有什么责任心。我一直在和公司的这种文化挣扎,因为我觉得知识分子应该懂得对错,不能因环境如此糟糕,就明哲保身忘记了什么是对的。那种留学时代的精神面貌和信念对我来说,远远高过这家公司的价值观。

 

总结一下:这些年,从进入帝国到离开这家搜索公司,最让我欣慰的是那些优秀的价值观始终伴随着我,包括一种年轻人需要的热情,一种为喜欢的工作所投入的专注力,和最重要的,一种正义感,不为环境妥协的勇气。另外的经验是,留学生工作在海外,真的很好,哈哈。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