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 2017
杨欣玫:入职工程师初体验
2017年02月16日 SCIE-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深圳国际高中,剑桥大学,牛津大学,alevel

杨欣玫Kitty Yeung

深国交2006届毕业生,英国剑桥大学自然科学本硕,美国哈佛大学应用物理博士,目前为Intel光芯片元件工程师

入职工程师初体验

最近听了公司里一个讲座,比较中西方教育文化下人们在工作岗位上的成功度。总结大致为中式教育下在学生时代要比西式教育扎实,在家长和老师的督促下学生更重视学业,只要取得好的考试成绩就可以考上好学校就可以找到好工作;而西方教育青睐的全面发展和课余活动并不一定能造就“好”学生,特别是理科成绩不一定能比得过中式环境下教育出来的学生,相对中式教育更加成功。双方进入工作岗位后,在开始的几年内,由于需要的是知识和经验的积累,凭靠努力学习,中式教育方式依然领先。而在3-5年后,仅仅学习好像不够用了,要想在岗位上提高,还要有创新能力、挑战精神和探索未知的胆量,这些所谓的soft skills似乎更能从西方教育中提炼出来。中式教育能培养人们在专长业务中做的越精越好,可是容易在一个comfort zone里呆着不敢出来,便造就了前段时间网络里疯传的国际大公司里缺乏中国人在高管阶层的现象。

But wait! 虽然有道理,但是这个成功度的定义是不是从学生到岗位的期间悄然改变了?学生阶段的成功毕竟是以学习成绩为衡量标准,而进入了社会似乎就变成了职务越高越成功。人们在高攀的同时有没有意识到这个成功的标准都是别人的定义,被别人衡量,自己在其中即使攀上了别人眼里的成功地位,有没有从中得到快乐?难道不应该成功=快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让自己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得到真正的满足=不后悔自己选择的道路吗?

这些等于号因人而异。我有一个同事,硕士毕业后就担任专做数据测量的工程师,几十年来从未换过岗位,他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也在不断学习创新,改进数据测量的方法,无人可以替代他,工作和生活有保障,收入不少但也不多,一家四口过的很幸福。他没有博士学位,但几十年做的项目足以在世界科研刊物刊登,公司可不能没有他。因为业务很突出,有被提拔为经理的机会,他却拒绝,因为他只爱纯洁的科研技术,不想管人。这样稳稳地他很满足,认为很多人攀登管理阶层是在追逐名利。可对于一些人来说,唯有登上高职务才能快乐,是对他们能力的肯定,也从中学到了新的知识。其实对于跟自己追求不同的人,谁都没什么好judge的。

说白了不仅是在科技界,各行各业里个人的发展无非就是两个路线,一个是technical expertise,一个是management leadership。前者便是我同事那样业务突出,能为所在领域(不仅限于公司内)作出不可替代的贡献,也是新入职人员应该学习的榜样。后者也是能力出类拔萃,也有很强的专业基础,但运用更多的是管理能力,有visionideas,是能带领业务杰出的下手或平级同事做出业绩的领导者,能遇到问题做决定,并能帮助自己的上级达到业绩。这种职务上的人只要懂得但不一定需要用到曾经的专业,拥有的是transferable skills,容易跨界。比如科技公司的产品经理,不一定能做产品中每个元件的细节技术活,但懂得元件的运作,和做技术活的工程师沟通。比如歌舞团的manager或体育教练,自己可能本来是优秀的歌唱家、舞蹈家或运动员,但选择了管理和培养其他的歌唱家、舞蹈家和运动员。

开始工作便是开始了摸索哪条道路更适合自己,我的建议是怎么高兴怎么选,这就成功了。注意前提是必须具有扎实的本职专业基础,就像上面的几个例子,才能长久发展提高,不论是做专业专家还是管理领导,或者尝试两者穿插。这种可称之为“走正道”。打本职专业的基础做出业绩才会被信任,才会被培养,才能迈出下一个career step。如果没打好专业基础就太早从事人事管理(除非本职专业就是人事管理),会比较难回到本职也难提升。这个世界要的是十字型人才。

Technical expertisemanagement leadership两者各有艰辛。前者需要毅力和耐心,像走学术道路一样,却不像在学校时有着升级,对于technical experts 没有明显的衡量标准和回报体系,只能靠自己的不断充电对所在集体越来越有贡献,得到重视。管理领域却有明显的等级,每次提拔头衔会更高。遗憾的是这会促使浮躁情绪,也就涌现出业务不足但追逐名利急于求成的群体。进入社会好似被扔进大海,如何不被淹没?没有了学校给予的小集体,要与全世界的人竞争和互动,方向在哪里?以创业为比方,真正有好的ideas有时必须要用创业来实现,因为身在的环境无法支持ideas变成现实,只能挣脱束缚自创业绩,这好比科研上总在探索和突破未知。而很多的人觉得为别人打工technical management paths都看不到出人头地的未来,或者根本没意识到有这两个paths,或者不堪安逸向往刺激,这都没问题。可是如果是浮躁心态,只为创业而创业,盲目想要有自己的东西,但做的东西又像在科研里找找别人已经做过的进行下无关紧要的弥补,长挂嘴边的所谓“改变世界”其实仅仅是造就了这个“CEO”“创始人”头衔泛滥的年代。

谁不能某天早晨一起床“我想当个CEO”立马就可以注册个公司开个公众号当个创始人,可是有多少是只会开始不会坚持,又有几个真正为社会做出了贡献?为社会做贡献这个词组我几乎在每篇校刊文里都会提到,它究竟是什么?个人的偏见认为做科研是最直接的方式,但整个社会需要各行各业来解决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读书,毕业了要工作?如果只是从个体出发,这是当代文明保证生存温饱的方式。广义讲工作岗位是社会产生的需求,年轻人是智慧和体能的壮丁,维持经济体制运作,缴纳税务供给国家利民项目的建设,其他人也能拥有生活保障,退休的老人不能工作也能生存,让小孩子接受教育等我们老了以后有人替代。就是这么一代又一代的生存定律,跟中国的家庭观念比较相似。未有或不想有这种责任感的人,脱离这种义务,或对人性产生悲观,去隐居,去加入摆脱现实的cults,去追求超出寻常但并不回报社会的财富。不管怎样,人生的意义只有自己去摸索,找到的人会更积极的生活。愿不愿意能不能正面影响他人,看个人修养了。

记得小时候有一个作文题目,比较健康、金钱、地位、名誉等。那时真是纸上谈兵,家庭和学校给予了生活保障,到独立了才真要为所有事情操心,现在体会到生活真是这几样东西的权衡,每个人的比重不同。个人认为,做事应从事物的本质出发,做这件事是否有intellectual value,是真正用到了学识,还是吹出的泡沫。更加明白历史上为什么会出现一些人性扭曲的事件,为什么那么多的人会迫害自己的亲朋好友,为什么会参与残忍的政治阴谋。动机毫无理智群众却积极参与其实来自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学习是最辛苦的,小人之斗是最最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越是没本事越想从不需要干真活来捞到利益,恶意中伤他人能收到鼓励,这多容易,不用读书了,不用去学科学了,不用去读文学了,不用写作业了,本来就是nobody,可以靠做无关紧要却好像很努力的事,不用动脑,何乐而不为。然而,以为可以从此被提拔,但是风波过后小人必将被遗忘,没被自己歪门邪道打倒就不错了,还不如投入学习,多读读书,做做创造,最后还是思想上的价值和作品才能名扬千古。

在工作岗位上也是一样,每个集体都是一个小社会。水平足够高,每个人都很focused and professional (也就是靠谱),不愿放心思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健康的企业文化鼓励的是互助带来的效率。人无完人,但高水平的企业是开明的,会开发每个人的优点,当然每个人也都是高水平的,才有足够的优点被开发。水平足够高,再逼迫个体做他们不擅长的事没有必要,而鼓励每个人意识到自己的优点,会更积极从事相关事务,本职工作越做越好,从中拓展,也许本身不擅长的事再次接触也敢于接受了。

脱离了学校并不代表学习之路的结束,不管是做technical expert还是management leader每一天都在学到新东西。效率高的人往往是行动派,不会把ideas只挂在嘴上。时间安排好了可以做很多的事情,生活工作两不误。人们再忙也能抽出时间做自己爱做的事,比如有的人很喜欢看电视和打游戏,下班以后肯定能找到时间看电视和打游戏。有的人喜欢创作,日久就积累了作品。有很多同事都多才多艺,并且工作外的事也做得很专业,毕竟不是在学校里的社团了,与世界互动往professional levels发展,跨界很常见。工作外的事做得太好,要不要与工作结合,做不做成事业,这又是一个priority的权衡和事物本质的问题。

对我来说,科学、音乐和艺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领域。工作后更加体会到自己非常喜欢做一些把这三者结合的项目。在硅谷的创新文化下,发觉自己总在动手做东西,是一个maker(创客——夏天回深圳发现这个community正在中国兴起,非常兴奋)。下面分享一些近期作品。

前年开始设计衣服,一开始比较传统,后来把自己的画印到了布上,还加了灯光电路和芯片,可以(包括用脑电波)无线控制衣服的颜色、图案和动态。跟两个科技公司BrainCoMicroduino合作。受邀参加了一些时装秀,包括旧金山时装周的科技引领时尚成衣秀。

到我的网站www.kittyyeung.com和下面链接可以看视频动态效果:

http://i.youku.com/u/videos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2NDQ2MzA5Mg==.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2NDQ2NjMzMg==.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2NDQ2Njg1Ng==.html 

我要画一辈子的漫画也在这一年中有了不少进展,分享几页,跟前几年校刊刊登的是一个系列。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