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 2017
张轶:写在这个时代之下的一点思考
2017年02月16日

张轶Adams

深国交2009届毕业生,剑桥大学本科毕业,在香港美世咨询做了两年管理咨询,后开始创业

 

写在这个时代之下的一点思考

自我背景介绍

我于2012年从英国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毕业,专业是数学系。毕业之后我在香港做了两年管理咨询的工作,任职于美世咨询的国际咨询组,主要是为高盛、摩根斯坦利等顶尖金融机构提供管理咨询。

在咨询公司工作了一年之后,我开始了第一段互联网创业的经历,公司叫职业梦,做的是金融领域的招聘和培训,现在算是在这个领域内国内市场做到了市场前几,公司也完成了从天使轮到B轮的融资,目前估值上亿,公司员工约一百人。我在201512月底停止了参与公司的管理事宜,仅保留股份。作为联合创始人和曾经的首席运营官,从开始这段创业经历到现在,我一直在反思,什么才是好的商业模式,如何才能更接近满足用户的需求。

此外,我还投资了七家互联网初创公司并担任了其中五家的董事会成员,目前几家公司的发展都不错,有两家甚至做到了细分行业的领头羊,其中包括全球用户超30万的App原型设计工具墨刀。

最近,我刚刚加入了多彩投,中国最大的针对酒店民宿的股权收益权众筹平台,担任首席运营官,管理整个资金端的事宜。

 

我们活在一个怎样的时代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真正面临的决定性的宏观问题包括:食物和水的供给和安全,能源稀缺,环境污染,医疗资源的缺乏和疾病问题,教育问题,星际开发和星际移民等问题,但真正致力于解决以上问题的公司少之又少。更多的公司,是在已经面对市场供给泛滥的领域上,以同质化的方式,再参上一脚。这又以近年来中国的创业大潮为甚,比如几年前的各种团购公司,去年的各种送水果送外卖公司和今年的各种直播平台。 此外,人类的文明发展了数千年,人类作为一个种族来说,非常多的需求和欲望经历了上千年的打磨,就像是海边的沙石被潮水的洗刷,使得形状已经固定,这个时候再想去添加任何的需求或去掉任何的需求都是非常难的事情,这也就使得互联网创业大潮里很多的伪需求变得尤为滑稽。

 

20世纪末尾兴起了互联网浪潮,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兴起了移动互联网浪潮,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互联网将向物联网进行转变,可供使用和呈现的终端将不仅仅局限于电脑和手机,而会更多元化,分散化,直至融入日常生活的各种已经存在已久的物件中去。

而从区域性的角度来说,中国和美国的互联网发展程度居全球之首,而形态又各有不同,印度紧随其后。但其中又有区别:美国的领先大多数是在硬性技术领域的和PC端的(尤其是对于C端产品来说),中国的领先更多是在用户体验和移动端的,印度的互联网发展水平则有点像是五年前的中国。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原本美国的互联网普及领先于中国的,但是中国还没有来得及普及互联网时,移动互联网便扑面而来,于是造成了中国人快速适应了移动互联网,而很多人在PC端反倒不甚熟练的情况;而对于美国那些已经在使用互联网的人群,从互联网迁移至移动互联网的边际效用并没有增加那么多,所以反倒导致了迁移动力不强,至今移动互联网相对来说不如中国普及(相比起其互联网的普及程度来说)。

典型的一个例子:10年前之时,在英国,大家非常习惯使用手机打电话给出租车公司电召车,而在中国大部分人还是靠在街边招手拦车;1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已经大面积开始使用优步,滴滴等App应用叫车而大部分英国人仍然在使用电话召车,相似的原理。

 

人类社会的背景参数在发生急剧的变化:学校,婚姻,公司,宗教,这些生产力和科技发展原始阶段的产物,将被新的变量(不论是人的大脑结构的发展,整个人类社会信息流的数量级变化还是科技的发展使得交通方式和速度产生了质的变革)所打散,弱化,直至以新的方式存在于世上。如果说在历史上许多事物和制度更倾向于牛顿经典力学形式的呈现,那么在未来,这些事物和制度会更倾向于以量子力学的离散分布方式来呈现。若对以上比喻不甚理解,则可参照在相同矢量的作用力击打一个小球的情形下,牛顿力学和量子力学对于小球受到击打之后的落点分析,即可明了。就比如传统的教育里百分百是由学校实现,未来的教育里职业培训机构,在线教育内容承担的职责会越来越多,弱化学校所占的百分比;传统的婚姻关系中,许多职能都是由对方一人承担的,无论是生儿育女的伴侣,事业上的支持者,探讨价值观的对象,分享兴趣爱好的人;但未来时代,个人认为以上的角色会越来越倾向于离散分布,不必在一个人身上实现,某种程度上,弱化了传统的婚姻关系,使得它可以以新的形式存在于世。

 

我们的机会在哪里

 

2016年的当下,今年的互联网创业圈,热点包括了自媒体,影视和消费升级,其实从本质的角度来说,这三者仍旧是在已经内容众多的领域创造新的内容供给供消费者选择,无论是以文字,视频,音频,食物,衣物饰品等等的形式,毕竟这些领域本质上是需要选择和多样性的。个人认为,低门槛领域的创业机会都已经消散,只剩下中高门槛的机会了。

 

这就像是蒙古人攻城掠池的理论:没有城墙或者城墙较矮的国家总是先被蒙古铁骑的铁蹄踏平,而城墙较高的南宋却可以更晚才被攻破。同样的,准入门槛较低的行业,总会先被互联网所改造和优化,而行业壁垒更高的行业的改变,则会在第二批才发生。在消费类的产品逐渐在各个领域都有民族品牌崛起的当下,可以看到的范围内,机会窗口都在逐渐关上;但中国的工业制造则在从代工至发展自有品牌的道路中转变着。虽然中国的工业制造普遍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但这过剩的产能大多数情况下实质是供应中低端市场的产能。在由于人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双双上升而过去十年汇率持续走高的情形下,成本优势已经失去,而东南亚,南亚,北非等地成为了新的成本优势所在区域。那么,中国过剩的产能如果不能从供应中低端市场的产能成功转型为供应高端市场,大部分的产能都会逐渐沦为无效产能。

 

如果去正视近年来欧洲人口的剧烈穆斯林化和黑人化,加上欧洲本来的优厚的社会福利,导致的结果将是欧洲的经济会被两者的结合力慢慢拖住脚步,陷入一个财政持续投入的泥沼,这个泥沼会牵制欧洲,使得整个社会创新或者经济转型的步伐变得尤为缓慢,这是中国的机会。

 

那么,我们该选择怎样的行业或领域?

 

商业的本质和究竟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才是足够好的——

衡量一个商业模式是否足够好,有几点:

1.       边际成本是否足够快速地下降,这是衡量了商业模式是否可经济化地快速复制

2.       达到一定规模后是否能建立壁垒,也就是行业准入门槛够不够高,防御性够不够好

3.       最重要的一点,可供你扩张的市场,即有效市场,究竟有多大,这有别于总体市场,因为总体市场里总有一些你触及不到的部分

 

基于以上的三原则,能够有效地筛选出值得去扎根经营的领域,避免入坑。

 

我们的优势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出卖自己的时间从来都不会帮助你赚取超额收益,能帮助你赚取超额收益的,只有资本。幸而,这不是我们的短板。

 

SCIE的人群的特殊性是能够对子女至少5年拿出百万以上教育经费的,按照正常比例推算,资产都至少是千万级别的。那么,通常我们要面临的就不是从01的商业问题了,而往往是如何从10100,或是1001000的商业问题。当从01时,市场的大小和宏观经济的动向不会影响你;但从10100时,这两者占比会大大增强。

 

我们的优势究竟是什么——学历,海外背景和资本或资源的优势,以上这些都是,但商业究其根本,其实比拼的是对行业的理解,对技术和理解和对人性的理解。所以,无论学历,平台,资源,资本其实都是基本原料,在他们被加工成商业格局,战略意识,行业经验之前,只是间接优势而已。

 

结尾

 

用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理论来作为结尾:整个社会发展并非线性的速度,而是指数型的速度。如果说这个很难用数据来衡量的话,我们可以人为设置一个参数xx代表往前倒推多少年,抓一个x年前的人放到现在,现代的科技和生活方式足以震慑他,使得他根本无法适应。如果从2016年倒推的话,可能25年足矣,1991年的人看到现在的智能手机、VR/AR技术,应该会感觉很震撼;如果从1991年往前倒推,恐怕需要200年才行,1791年人们没有见过汽车,没有见过飞机,没有见过电脑,应该觉得非常新奇;若从1791年往前推,也许得1000年才行,因为从7911791,以现在的眼光看,人类科技的革命性变化发展的很慢;若从791年往前推,也许得3000年才行,倒推到人类文明刚出现的时候了……我想说明的是,x这个参数正在迅速地减小,从30001000,到200,到25。依照这个速度,下一个x是多少?也许是5,再下一个呢?也许是1,再下一个也许是0.2,也就是3个月都不到了。所以,社会在以这种速度发展和发生改变时,依赖以往的经验也许会越来越不可靠,因为假设前提已经发生了巨变。这种时候,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抛掉自己过往所仰仗的厚重的经验,不停地刷新自己的思考方式和准备好迎接任何新事物,以最吃力最惶恐的方式努力适应整个世界的骤变。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