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校友 梁晶玮 | 故事从一只铅笔开始
2017年09月11日

 

 

梁晶玮Kenvi,深国交2012届毕业生

现已从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顺利毕业


今年,在D&AD设计大赛中,Kenvi凭借出色的作品斩获了象征着顶尖创意与设计的黄铅笔和白铅笔,也开启了她在广告创意界的一段全新的历程。

 

大赛简介

 

D&AD设计大赛是一个由英国设计与艺术指导协会举办的青年竞赛奖,发掘新奇的广告创意与设计。每年,一些国际知名公司,如BBC,Nationwide,Amazon,Adobe等,会发布旗下一些项目,鼓励参赛者们通过创意帮助其推广产品,或通过这个大赛的新鲜创意推动一些社会公益项目,引发一些社会性思考。参赛者根据这些公司发的创意简报,开启奇思妙想。

 

经过设计与创意呈现出来的作品会被评出不同等级与奖项——木铅笔、灰铅笔、黄铅笔,极其少数的选手会获得白铅笔、黑铅笔。

 


Kenvi在大赛中收获的黄铅笔和白铅笔

小编:能不能介绍下你的参赛作品?

 

Kenvi:我今年选择的主题是偏设计方面,全球知名的字体设计公司MONOTYPE的一个项目:通过字体设计表达当今文化和语言里存在的社会和种族,宗教问题和冲突,并提出解决方法。

 

因为文字承载着深重的文化底蕴,当今社会很多人对文字与文化存在着一些偏见。而这一主题是希望通过对字体的重新设计和解释来解决这一差异,通过设计唤起人们对某一社会性事件的关注和思考。除了表象的字体设计以外,更多的是需要创意的展示。

 

而我在这一主题上选择表达的是汉字里的性别歧视和文化偏见问题。众所周知,很多汉字都是有性别色彩的,但往往“子”字旁(现代汉语里面“子”字特指儿子)包含的寓意更加积极,如“孕” “学” “孝”;而“女”字旁更多时候代表不那么美好的含义,如“妒”“奴”“婢”。

 

对于这一现象,我提出的想法就是将特定的八个字的部首“子”与“女”互换,互换后的文字拥有同样的意思,同样的读音,但大家可以自由选择,表现自己的个性与态度。

 

在汉字选择方面,我翻阅查询了很多论文与文献,有很多新的发现。比如“女”字最原始的形态是个抱胸垂首的女人,而不像“人”“子”那样挺立;民国学者赵元任也提到过很多汉字里的性别歧视,比如他提到“妇”与“扫”是有很大联系的,似乎认定女人做家务天经地义。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往往使男性名词具有积极的意义,从而使女性名词往贬义方向发展。

 


 

 

白/黄铅笔作品——Radical Good完稿

 

 


小编:能不能讲讲你在参赛过程中见识到的印象比较深的作品?

 

Kenvi: 众所周知,近年来伊斯兰世界比较动荡,发生了一系列的暴力事件。当大家看到阿拉伯文字的时候很容易就将其与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联系在一起。有一位参赛者的作品就是用阿拉伯语写的“朋友,让我们一起看足球;朋友,让我们一起喝杯酒”,下面附上一行英文的说明,这个创意虽然简单,但表达了足球无界限,也告诉世界阿拉伯文字不仅仅是反动与革命,也可以很友好,很温情。

 

还有去年获得黑铅笔的作品就是通过字体设计揭露俄文字母里面的意识形态和独裁政治——1917年至1918年的俄语正写法改革,这场运动修改了一些原有的正写法规则,废除了І、Ѳ、Ѣ和Ѵ4个字母,并且删除了词尾不发音的字母ъ。设计者重新设计了之前的那套字母,这其实表达的是在政权交替时政治对文字与文化的影响,某种程度上来说反映的其实是一种文化强奸。 

 

 

 

制作过程和草图

 

小编:中国文字和文化挺复杂,你是怎样让评委们清楚地理解你的创意的?

 

Kenvi:虽然这一文化概念的提出是创意的关键,但后期的执行,如何将这些很好地展示出来,让大家理解并认可这一创意,更加需要技巧。选手们可以做海报、动画、插画,但我选择了更复杂但更直观的方式——做个实体的盒子,重新组合偏旁部首,设计了一套小孩子玩的拼图。所有的执行需要配有完备的英文解释,方便评委理解。

 

在执行创意时,首先要自己设计字体,计算出合适的高度与厚度;然后利用自己在木工课的实际操作经验,在Studio里用激光切割机将模型切出来; 接着上防护胶、打印贴纸、上釉、包装,这一系列的问题全部要自己动手解决,同时也需要和不同领域的教授和朋友进行探讨 ,交流,才有思想的碰撞和灵感的启发。 

 

自己动手制作 

小编:你在芝加哥艺术学院有什么样的学习经历?

 

Kenvi:我们学院是修满126个学分就毕业的,我用了3年半时间完成了,所以算是提前毕业啦。芝加哥艺术学院最大的特点在于它不限定每个学生学习的专业, 但在学校提供很多课程板块供大家选择,只要有兴趣,什么都是可以尝试和接触:插画、板画、雕塑、纯艺术、油画、平面设计、行为艺术、新媒体等等。

 

还有很多特别甚至稀缺的课程,比如霓虹灯艺术,教大家如何用不同的气体和喷灯制作出不同颜色的霓虹灯,这里面也同时涉及物理、化学等知识;我们学校还有一个声音部门,它不完全教你音乐创作,而是希望你利用各种声音混合做出装置艺术。

 

学校可以选择的项目和课程太多,很多东西学了之后当时并没有觉得能用上,但就像一个个独立的“点”,但学习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这些点都能连成一条线。这条线带你走到一定的方向去。就像我大一时上木工课,每节课都是切木头做装置艺术,上完后就觉得我并不会专门去做木工,也就到此为止了,但这次参赛时却用到很多,这门课帮助我将整个创意很好地执行了出来。 


颁奖现场

小编:芝加哥艺术学院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的特色?

 

Kenvi:当然有,每一门Studio课上,比如油画,木工,行为艺术等,都不会对学生的作品进行评分,也没有GPA的说法。因为教授们会觉得,艺术是自由的,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在他们的观念里,技术不重要,挖掘每个学生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但这并不是说学习起来就完全放飞自我,每个人的努力程度教授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真正学习起来,基本上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都在Studio里忙碌,甚至熬通宵,这就是努力程度的体现,投入的心血是与结果成正比的。

 

另外,我们学校非常注重人文课的培养 。126个学分中至少有30%-40%的人文课。我深深地认同学校的观念,人文课非常重要,有时候甚至超越了艺术的存在。我们的人文课教授多来自于芝加哥大学、UIUC,而且每学期会有艺术家访谈和讲座。

 

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学校开设的课程非常多样化,希腊哲学、东方哲学、马克思理论、西游记研读、美国现代诗歌。课程同时涵盖了天文、历史、地理…综合地在各领域拓宽。如果没有这些积累,作品是很难有深度的。这种教育模式从长远看,对人影响非常大。潜移默化的东西在脑子里组合,随时随地就能迸发出灵感。 


 和D&AD主席Bruce Duckworth

小编:你从小就一直坚持画画吗?

 

Kenvi:是的,从小就非常喜欢画画。不过到了初中,在封闭式的环境里很难有突破和进步 ,学校并不支持和鼓励有创意的想法。或许是对于情绪和压力的宣泄,想要找一个途径去表达,我每天都会随手涂鸦,创造出自己的小世界,画完了一整本。到国交觉得上艺术课慢慢打开了自我,自己过得也比较开心。        

 

 

D&AD伦敦总部            

 

小编:大学期间你有过什么实习经历吗?

 

Kenvi:有的,实习很重要,特别是当你的大学跟真正的商业世界刻意保持一个比较遥远距离的时候。你不通过实习,很难了解到现在的市场艺术和创意氛围。大学时期我一共在3个公司实习过,1个在上海,2个在芝加哥。

 

在上海广告公司实习时主要是在策略部做市场调研,做一些产品和受众分析,以及想一些活动和产品推广的创意。

 

后来在芝加哥的一个小型广告公司做产品推广,主导创意,帮客户想广告点子和品牌定位。整个创意部的工作氛围非常愉快,6人一组,每个人分工不同,各有风格。

 

第三份实习是在芝加哥的跨国广告公司做创意设计,这家公司业务主打数字营销,从而帮助客户用创意解决商业问题。

 

在这些实习期间,我通过和不同的创意总监,策划师和客户经理合作,从而学习创意的逻辑和考虑问题的方法。他们可能与我的专业没有直接联系,但不经意间会为我打开一扇灵感之门,帮助我了解到许多未知的领域。 

   

小编:能不能聊聊你以后的发展方向?

 

Kenvi: 个人感觉中国学生在海外普遍学金融类的比较集中,热衷于进四大、投行。而我想说的是,美国的广告创意公司机会也非常多。他们不仅需要有数据分析背景的策划师,同时也欢迎不同文化,不同种族的年轻创意人,去做出有深度,有影响的广告创意作品。

 

之前我在美国联合航空做过两个月的视觉设计师。也正是这一体验让我觉得大公司的气氛未必好。典型的格子间,单一,基本是面对电脑就开始想创意做设计。虽然工资不低,可以积累经验,但对于年轻创意人来说, 我希望的是更多元的工作可能性,比如服务不同品牌,接触不同背景的客户和产品受众,接受更多的挑战,而大公司的工作模式往往单一,会趋于选择更保守的创意,往往较难有突破。

 

接下来会把个人手头的设计项目做完,积累更多实战经验和客户。下一个五年计划是成长为一个想创意做设计都很厉害的艺术指导,并期待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室。 

 

 

D&AD新血奖展览  

小编:有想对学弟学妹说的话吗?

 

Kenvi: 个人感觉,虽然GPA是重要,但也并不要把课业成绩,尤其是艺术课的评分看的太重 。这些评分等级并不能界定你是不是一个好的艺术家/设计师,有的艺术家天生不会画画,但对摄影,对光感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也可以创作出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看书!看书!看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在是不同领域寻找个新可能,文学,历史,经济,天文,音乐 。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读木心的诗集《云雀叫了一整天》,纸上诗句寥寥数语呈现的却是一另个世界,常常给我意想不到的灵感。有时想法枯竭时,文字常常能带你找回创作的热情,从而做出有意思的作品。

 

尝试去了解一些新事物,可以是你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全新领域。我大学时认识了不同专业的朋友,从而有了人生第一次涂鸦经历,同时也接触了到芝加哥地下文化圈,有了很多新的认识。或者,在学校时报一个和自己专业完全没关系的选修课,打开一次新世界的大门。我大学时没有报雕塑专业的课感觉蛮遗憾的,错过了在锅炉房穿着高温防护服炼铁的好机会,说不定这也会变成生命中难得的特别体验呢。

 

最后再分享一点小小感悟:大二在芝加哥时,一天晚上和室友沿湖边散步,室友那时还是伯克利毕业不久的建筑系研究生,对着还处于懵懂状态的我说:“20-24岁(大学时光/后)你会发现这可能是你生命中不多的,最有激情,思维最敏捷,有最多可能性,也最拼命的时光。”走到现在回头看真的没错,既然这样那就笃定的走下去吧。

 

希望各位学弟学妹也会在今后未来的几年里,看到那时你期望的自己,然后回过头对自己说, 我没有负了好时光。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