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 2018
丹桂萨沲:舞动的身体和思想
2018年01月22日

 

 丹桂萨沲Sunny  

深国交2016届毕业生  入读美国科尔比学院

 

“Why college?”我问道。

看着我的学生们,仿佛看到了一年前同样迷茫的自己。问他们的同时,我也同样在问自己。上大学到底为了什么?

一个月前,我开始为学校周边的高中生提供免费SAT和大学申请辅导。这些都是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优等生,都有各自的追求,性格迥异,希望能够通过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

扪心自问一下,感觉手机没少玩,这学期也没干什么。如果将大学比做一台命运催成器,那开学这半年,我的命运改变了多少?

 

 在纽约和朋友合作的舞蹈摄影作品

 

不如跳舞,上大学不如跳舞

这红遍中国社交网络的表情包红进了我的大一。

多年未跳舞的我,从未想过大学还会重拾——不,更确切的说是重新认识了舞蹈。我的学术顾问碰巧是Dance Department的主任。初次见面,一听到我对舞蹈有兴趣,就兴致勃勃地推荐了一个200-level的舞蹈课给我。

你选的那个课是给初学者的。既然你有舞蹈基础,不如来现代舞团里试试!

将信将疑的我成为了那个舞团里唯一的大一新生。外人眼中,我好像特别厉害: 唯一的新生、200-level课、跟知名乐队一起现场演出、用毕加索的Vollard Suite来编舞……这些从未想过的名头一下子加在了我头上。每个时段我都对某种艺术非常感兴趣,但舞蹈我放置了近5年未动,实在不敢相信大学居然又捡起了小时候如此热爱的东西。和以前上的一板一眼的芭蕾课不同,这里的舞蹈课强调身体的表示,更看重思想。不仅仅反映社会问题,也探索不同的身体可以有什么样独特的风格。习惯了在芭蕾设定的框架下行动,跳出来实属不易。

以前,舞蹈对于我是一个私人而孤独的活动。我不和任何人讨论我的舞蹈,只是想出动作,做动作。而在这里,排练和表演之后,我们都会坐下来讨论我们的思想历程,探索哪里还有更多发展空间。被我们亲昵地称为“Mom”的舞蹈系主任,还会晚上和我们聊天到12点,只为劝服我鼓起勇气去参加American Dance Festival海选。慢慢地,我的舞蹈生涯里有了他人的身影。

春假时,Dance Department算上我一行10位学生去参加American College Dance Association (ACDA)。短短4天,我们不仅仅上了美国各地的专业舞蹈家的课,展示了自己的舞蹈作品,还欣赏了不同大学同龄人的表演。除了身体的突破,我慢慢感觉到我思想也有了改变。看到他人的作品,我受到了不同的启发,十分渴望能变得更好。我一直对自己的身体不够有信心,因为从小就缺乏柔韧性。常常脑子里想的是如行云流水般的舒展,现实中却是如被皮筋捆住般的尴尬。一位评委针对这点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能你的确有95件事情做不好,但你肯定有5件是能做好的。与其专注于自己不能做到什么,为何不把注意力放在你能做好的事情上呢?

想了想,我们开场的表演嘉宾Jon Lehrer,他19岁才上了第一节舞蹈课,现在的他却拥有如此成功的舞团。缺少了19年宝贵训练的他,还是开辟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回程的车上,大家都在复习,看书,做春假没来得及做的作业。学业再重,为了一年一度的ACDA,大家还是选择了4天的集训。正在码字的我抬起了头,却感到脖子一阵酸痛,也不知道是因为昨晚从床上摔了下来还是非洲舞跳的。周身的酸痛感可能也要跟我呆上1周左右吧,不过没事,疼痛让我感觉到我的生活有了意义,我在努力打拼。

 

 

 舞蹈If I Met a Minotaur的剧照

 

结交新友,莫忘故旧

一心浮躁的我,耳边常常充斥着自己的声音和想法,听不进外界的建议。我上的课大部分都是小班,一般不超过20人。课堂表现会计入成绩,所以不得不踊跃发言。为了保证话题能够继续,必须得要聆听并理解他人的想法给予回应。慢慢地,我学会了倾听,学会了吸收他人的想法。

上了大学,交朋友容易,走心难。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敞开心扉和你交流,因为其实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奋斗。交流中,我们的话题甚至有时会延伸到人性最黑暗的地方。在一个相对富裕的环境长大,我终于擦亮眼睛慢慢认识世界的阴暗面。曾经一直包围着我的泡泡,此时突然破了。往往是彻夜长谈后才发现我身边的他们或坚强,或平凡的外表下都藏着一些很少与人分享的故事。一直以为我的英语教授文章中充满女权色彩是因为她毕业于Smith,后来才知道是源自小时候被性侵的事件;一个趴在电脑旁的女孩说她不随便喜欢上他人,只会去爱上他人,我才发现原来她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外表下还有一颗感情炽热的心;Spring Dance Concert时有人问Christal Brown,拳王阿里的儿子在纽约被搜身对他们向阿里致敬的作品有什么影响,我才突然意识到种族之间的隔阂时刻都存在,而且不是一日两日就可以被排解的。

可能因为选课的缘故,我在日常生活中一般都是和本地学生在一起,说中文的机会越来越少。偶尔和国内的朋友们在微信寒暄一两句,也是十分基础的日常聊天用语。突然要给国交写稿,当我杂乱地把思绪抛到纸上时,才突然发现我的中文水平已经退化如此之多,表达方式也变成英文的了。想想就有点可怕。出来后啊,真的不能忘了以前的朋友。不仅仅是人,更多的还是文化。某天舞蹈集训前的是一个外国老太太带的太极。她一遍遍赞扬太极的好并鼓励我们都去学。那一刻我真的好骄傲啊,那是我的文化诶!我跟朋友打趣说,应该我去教啊,因为我是中国人。她说,是啊,可是你会吗?

我不会啊。一瞬间我有点忧伤。一辈子我都想着要走出国门闯一闯,但是没有该有的文化底蕴,感觉在外称自己为中国人都有点底气不足。真的好希望自己对自己的文化抓得更紧一些。有句话说得好,“出国之后更爱国”。每次签名时,我都固执地用中文签下了“丹桂萨沲”,因为这是我的身份。虽然莎士比亚说“名为何物?玫瑰若有别名,依旧芳香如故。”名字可能只是一个标记,但签下名字的那一刻,我其实是努力地在这个多元化的国家里保护自己所承载的那一点点中国文化。

其实,出来后才慢慢发现啊,美国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食物并没有那么好吃,周围的人也没想想象中那样随时随地都爆出改变世界的主意。腿虽然是一天天粗了,裤子码数却没变,但原来松松垮垮的地方都慢慢被freshman 15养成的肥膘填满了。周围的人外表的确看上去很平凡,但正如我的体重一样,外表可能不会那么快看出变化,改变更多的是内在,是几十年后才会慢慢体现出来的一种气质。正如和Riley Watts合作时聊到,舞蹈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美;舞蹈这种艺术形式得以延续正因为它有更深层次的含义,需要人们慢慢去参悟。

教室里,我的学生们正等着我作出回复。

你们每个人都对大学有不同的期待,申请路上一定要记住这些,因为这段路会很艰难,很漫长。每当觉得自己走不下去的时候,都要再提醒一下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开始。走了这么长时间,放弃不值得。

提醒他们的同时,我仿佛也在提醒自己。其实并非上了大学就解放了,想要追求更好,这条路必定越来越艰难。这一学期下来感觉挺累,看似好像并没干什么,但仔细想想,许多机会都是不可多得的。不是每个新生都可以加入高年级学生的课堂;不是每个学生都有机会排练并展示自己的作品;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认识著名的舞蹈家并和他们合作。前几天路面才刚从积雪下露出来,这几天暴风雪又刮来比人还高的雪墙。磕磕绊绊的路上总是充满惊喜,时阴时晴。

阳光透过墨镜仍然很刺眼。天还很蓝,路还很长。

 

 

 舞蹈Residence of Infinite Spaces剧照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