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去英国,在野外和实验室中当一次生物学家
2018年08月27日

 SCIE网站2018827日讯】2018 A2 Biology Field Trip,苟且了10天的时间流逝得匆匆,离开了纸笔,记忆竟糊作一团。在离开曼城,飞机起飞前最后10分钟里回想从第一天懵逼的自己到最后一天怅然的自己,我希望我无误的记忆能够忠实记录下这10天来发生的一切。

 


第一天

 

终于到了飞机起飞,凌晨1点的我兴奋得毫无睡意,这时我的老伙计及时按住躁动的我,塞给我一本生物书,很快,我俩睡着了,起床的时候已经英国时间6点多。

 


刚下飞机发现远处大巴车早已等候多时,急匆匆踉跄着寒冷的身子骨,放好行李上车,我们准备去曼大了。

 


在曼大整理完宿舍,中午,老师们就把我们领到了Piccadilly Gardens,在这里我们可以三三俩俩去自行解决午饭,既是在适应英国的生活了解物价,也是特意布下的一个挑战。

 


阳光匀称地斑驳在我们坐的公园长椅上,渗透进了记忆里,把时间定格,让人难以察觉它的逐渐流逝,我们吃着刚买的草莓和肥宅快乐餐,任电轨车(
metrolink),公交车,自行车在眼前来来去去穿梭,听孩童们在喷泉边和阳光玩捉迷藏的欢声雀跃。



 


回去宿舍,我们在对着街道负一楼的
6人小餐厅讨论晚餐。披萨很快被大家钦定了,然而即使有素披,我还是不喜欢高热,我当时太ky,但老师依然决定带着我和我的老伙计去附近超市买英式寿司,顺路回来点披萨。晚餐大家吃得很兴奋啊!我也拿着牛油寿司和甜辣椒寿司,如此不谙世事狂乱地胡来拍照。吃完饭已经9点,太阳西沉马路上。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别致的风景,仿佛能听到远处栖息树上的海鸥窃窃私语的声音,我告诉自己,尽管不舍,还是要向第一天告别了。

 

 

第二天

 

曼大安利日,我们人手一份安利宣传卡片,在1824年所造建筑内会议室样的房间看侃侃而谈眉飞色舞的主任给我们隆重介绍曼大,并安排两位曼大本科生带我们进行半日曼大观光游。

 

 



曼大多数的建筑大气与细致交织,古典和现代融合,艺术与科技相汇,但细致中又没有过多地讲究细枝末节,现代中没有摒弃优良传统文化,科技中注重艺术作为文化载体的潜移默化的表达和影响。
 

 

 



进入室内,在
教授办公室房间木门旁边嵌入墙中的透明长玻璃片中,我们透过玻璃好奇地望,像观察一个个样本一样,通过肉眼观察屋内人的一举一动。多个玻璃片两排相对排开,好似木质标本盒中穿梭,寻找明眼可见但经常被忽视的真理。接着我们进入了神经科学楼。每个楼都有封闭管道相连,像axonsdendrites一样,每个“neuron cells”彼此息息相关地联通,又独自保持自身性质,独一无二。最好评的是里面的空中走廊,木头和玻璃演作Ranvier’s nodesMyelin sheeths,他们也被按照比例放大,行走在长廊上的人犹如穿梭在这个承载多元信息的大脑
中。 



 


我们步行前往曼大本科实验室。

 


我们用
spectrophotometer97%的乙醇,分别来自桑叶和茄子皮的色素测量不同色素对不同波长的可见光线的传播或反射度,共两组。把两者捣碎使色素流出细胞非常需要技巧,酒精与捣碎的混合物的比例需要拿捏地巧妙。装入离心机离心10分钟后,用一次性塑胶滴管提取上清液注满cuvette,调好对应变量,放入仪器测量区,卡好,关闭仪器盖,轻按开始,1秒钟,读数就出来了,每组共做约10个变量。

 

 


实验过后,虽然念念不舍,但午餐时间已到,依旧可以自选,只不过换了一块更繁华热闹的城市中心区域。唐人街内可以看到熟悉的美食,也可以走出更远的足迹去吃墨西哥餐厅。 

 


吃完饭后,每组选择至少
2个博物馆自行参观。博物馆中,优秀展出应接不暇,纪念品玲琅满目。回到街上,听街头艺人歌唱情歌,扫码整齐排放的摩拜单车,细究蜜蜂雕塑上的知识彩绘,不知不觉就到了集合时间。 晚餐在某青少年流行餐厅内自主点餐,各取所需,好不快活。直到10.00,睡意袭来我们才离开餐厅回到宿舍,幻想下一天的生活。

  

第三天

 

大巴在中午12.00把我们从曼大宿舍接走,把我们带到下一个位置——the Castle Head.

 


The Castle Head
原先是一位JP(治安官)所建,后来多次易主(但基本都是富豪),200多年前的原貌是几乎看不到了,但EM这位仁兄对整个堡的杰作还有很多保留。

 


下了车先分配宿舍,四人一间
2架高低木床,灰蓝色地毯充满活力地涌向海蓝色的门,白色复古窗户半开,窗外是一片安详和远处绵羊呼朋引伴声。

 


这地方大如迷宫,中心的老师带领我们进行简单参观后我们就去后花园内进行了第一场活动。我们被带到前门,看着地上的铁皮钢器心中纳罕到底是什么。当得知这是捕捉小动物而同时不会伤害它们的器具后,我们心中石头落下,有样学样地将散落的器具拼凑,把稻草谷物和干虫放入,就着苹果块把气味伪装,进入了后院的山林。

 


若要捕捉一只山鼠,你就得假装自己是山鼠,想想自己怎么才会进入圈套里。放置了捕捉器,标记重捕法就完成了一部分,之后就是等待山中小动物们自投罗网。我们回到后院。

 

 



这里有个基础性课程,是后面实操的奠基。俩俩一队,我们对着铺在松软草地上的假植物进行不同的物种统计方式,分别总结方法的优劣,并对准确度进行判定,当毫无思绪之时,老师们就会上前进行引导,一步一脚印直到掌握为止。
 

 

 





学罢,我们吃上了期待已久的晚餐。早闻这边的食物丰富营养,亲身体验后才知名不虚传,素食,肉类,沙拉,甜点,饮料
……应有尽有,吃得不亦乐乎。 晚上8点,吃饱喝足后,我们返回山林,去完成标记重捕法。   

9点,伴着微光在层层卷云中戳出的小洞和微风眷留的青青泥土味,我们返回宿舍。行程走完了三分之一。

   

第四天

 

一整天我们在实验室里度过。

 

首先,最基本的,我们要学会pipette使用方法,计算它们独自的量程,并练习用彩色颜料填充每一个wall使其整体展现出一个特定的图案。之后,为genetic engineering做好铺垫,授课老师带我们复习梳理了有关DNA的知识,并扩充讲述了一些有关restriction enzyme的知识。之后,带领我们了解electrophoresis的工作原理,耐心解释有关问题。很快就到了有20分钟的休息时间,我们可以选择去体育馆打球,也可以看挂在墙壁上的海报了解更多知识,还能去chapel room玩乒乓,4子棋,再或者去drying room取回昨天被雨淋湿的衣物或伞。

 


20
分钟后,是真正的第一个试验室试验。

 

按照操作说明,提取出鱼肉,一次又一次加入试剂放入离心机,聚合酶链反应被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做成,看着反应试管最后被放入thermal cycler的时候,情绪突然波动起来,一丢丢是对可以离开实验室去吃晚饭的期待,但更多的是对自己操作的审视:埋头苦干的时候,到底有多少是自己的想法,和他人合作的时候,沟通到底到位了吗。

 

不大的教室内,多少人的思绪跟随着样本进入thermal cycler反应。

 


晚饭后,我们回到教室,利用
electrophoresis检查第一场试验。试验结果有些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分析完原因,老师又补充了些有关知识,并特意叮嘱了有关污染的问题。 因为不能开窗开门,实验室固然很闷热,但并没有使人滋长不耐烦的情绪,相反,一天的试验结束后,大家喝着果汁,聊着自己的经验,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回到了宿舍,梦中喃喃着哪条DNA跑得最快。

 

   

第五天

  

如果我们看得更远一点,海峡对岸的爱尔兰或许也能被纳入视野,在山顶上,如此感叹。麦草,村庄,炊烟,白云,远远地只剩下水和地:河流和平原,湖泊和小丘,小丘还在最远处,残云那里。

 


这是第五天的早上,我们去湖区国家公园看到的景。

 


山下,丑小鸭的童话或许总会发生:除了海鸥在空中高飞,河流上,总沉浮着大大小小的鸭和天鹅。这儿的天鹅不怕人,被人类食物滋养得好,也还会讨好手拿食物的人,只是一旦被好声好气地委婉拒绝,强盗本性毕露无遗,得到食物后的俯身狼吞虎咽,让人光看背影很难想起这其实是只天鹅。

 


除此之外,我们还进行了寻宝游戏,大家接力解出谜语,走完一大圈山下小镇,藏宝地点被排除地只剩一个两个了。

 


坐在沿边街道上吃着自己手工制作的三明治,对面花团锦簇,旁边店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回到中心吃完晚饭后,迈着吃力的步伐,回到实验室进行大肠杆菌培养,为明天的实验准备。

 


剩下的时间在疲惫与欢乐中沉沉睡去,全然不知醒来后行程就已经完成一半了。

   

第六天

 

利用特定的酶,我们抽取了胰岛素基因并再次进行了PCR。有了先前一次的经验,这次的操作更加熟练,大家时不时用英文交流自己的工作进度,之后又开始埋头进入自己和生物独处的世界。 同样的,PCR需要时间,完成后我们去吃中饭。 下午1.30,墨色的云贪婪地吞噬天空,怀抱住每一滴雨点,不肯松手,这是英国常有的天气。


 

 






在堡不远的丛林边界一片没有杂草或灌木的泥土上,我们搭起了要可以稳当支撑2人的啤酒箱高塔。或许都是好孩子的缘故,不知道啤酒箱怎么搭最稳,我们在得到攻略前最高搭到了13层。最后一次,得到攻略后,14层的高度被轻松达到。但人外有人,知道23层是在这里的最高层数而平均也有17层左右时,我们叹气,但也更加想要挑战。 







 


累得很,我们急匆匆扫清了晚饭,准备晚上回到实验室进行
electrophoresis查看结果。





 


在风扇左吹右转的嗡鸣声中,我们看着屏幕上的
DNA banding一点点落下,最终形成各组近乎一致的图案。雀跃中,我们总结经验,为接下来的小总结测验做准备。





 


回到宿舍,时间还早,宿舍内开起了小会,有说有笑。在这里,仿佛城堡外的世界与自己无关,像是脱离尘世,来到了一个没有压力与烦恼最接近自由的时空,每天充满的都是全新的未知和从未做过的事情。

  

 

第七天

 

简单进行了说明后,我们通过已经学习到的知识,要完成两个挑战,一是检验可能来自不同种的鲨鱼DNA探究不同区域海滩上的鲨鱼攻击案是否都是来源于同一种鲨鱼,二是根据基因变异造成的特定基因片段缺失,检测血液样本是否来源于患有此变异造成疾病的受害者,从而提供相关法庭科学证据。

 

在有限的时间内每个组的成员紧锣密鼓地在试验桌前排开进行试验。一时间内,实验室里充斥着离心机转动,拔装试管塞,丢弃废弃tips的声音,窃窃私语中透露着紧张的气氛。 匆匆间,三个组陆续完成了最后一步,把试管放入了thermal cycler,一个上午的忙碌宣告结束。


 

 


午饭后,又有两位老师带队去爬野崖。他们说,几年前,这巉岩绝石还没现在这般粗糙,更不可攀。我们束紧保护带,打好八字结,手脚并用朝着离地倾斜
70多度的顶向上爬。若是打滑松了手,空了腿,没有劈头盖脸的责骂,只有寒风钻进袖子领子中,并着绳子吊着玩偶般地在人踏空的惊恐之时狠狠把躯体拍在崖壁上,完后留下不见伤痕的剧痛,直到多天后才有淡淡紫色的淤青显出。

 


又惊又喜中,峭壁攀岩结束,我们回到实验室,涂好
gel,看DNA呈现梯子般的造型,有长有短,也有一样长的,考核实验通过了,得去做海报总结了。

 

 

第八天

 

早上,我们在教室内学习了succession,很快准备去自然中学习。

 


面包车把我们带到了
57°, -3°的地方,这里是一片自然保护区。吹沙走石,这里离滩涂不远的地方寸草不生,风大得如同要把稍远处不多的几根草也一同连根拔起。

 


我们被分发了仪器,有写字板,
iPad,皮卡卷尺,quadrat,无机部分测量工具等,来检测4个不同区域的自然环境的有机与无机的状况。其中包括土壤和空气的湿度温度,土壤类型,土壤酸碱,地面风速,地面紫外线强度,植被分布。



 


远离了滩涂,风中拿起铅笔和纸,在写字板上画出眼睛捕捉到的风景,把声音转换成图像,用歪倒顺从的草模拟呼啸的风声,把光影转换成黑白线条,用轻重相间的笔画描述对风光的印象,把学术转化成生活,用标注旁示写下对自然的浅显理解。

 

 



一个下午很快就在笔划来回中过去,荆棘的刺上悬挂着刚从空中坠落的雨水,滴答在凹陷起伏的鞋印上。
 

 

 



晚上回到教室,我们把电子海报投影在大屏幕上,和同学老师们分享试验中的点点滴滴,不断提问,温故知新。
  

第九天和第十天

 

上午7.00,早饭后,我们坐上大巴离开了这如梦似幻的地方,稀里糊涂地登上了曼城飞香港的飞机。飞机内,看不见机翼身后拖出的云影白线,也看不到前方的旦晨夕霞,我没有集中精力回想,也没有睡着,迷迷糊糊间东方既白,飞机已经着陆香港。

 


最后的一点留恋留给了写时还没完全倒过来的时差,以及和老伙计谈论这几日时兴奋颤抖的声音。

 

 

(文/Lucy A/Crystal)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