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教育是否有捷径?| 深国交院长专访
2018年09月17日

 年初在上海,我和一位国际学校的资深校长聊天,谈及深国交和它的成功时,这位校长说深国交一定是做了一些“非常正确”的事情,才能有今天的成绩。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因为深国交名气大、升学成果好,能吸引到最优秀的学生,所以形成了良性循环;但是很多知名学校也同样有非常好的生源,却没有获得与深国交同样的声誉。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盛名之下,深国交成功秘诀到底是什么?我有机会在2018年暑假开始时,对深国交的新任院长尼尔·莫布兹比 (Neil Mobsby) 先生进行了访谈。尼尔此前担任深国交教学副院长一职,而学校前任院长乔·格林伍德 (Joe Greenwood) 先生在任职13年后刚刚光荣退休。

--赵静

尼尔·莫布兹比先生在中东、非洲、中国以及英国的国际学校工作已超过25年,在管理和教学方面都拥有丰富的经验。 他于2009年加入SCIE,任职于数学部,而后又担任学校副校长一职,于2018年8月正式接任执行校长。


 

 

 


Jing:尼尔院长,祝贺您新官上任!您能否介绍一下您自己,以及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来中国?

Neil我从1993年开始进入教育领域。那时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志愿者活动,是英国海外志愿服务社提供的机会,去非洲西部支教了三年。当然了,我在英国也当过老师,但是时间不长,因为英国太湿冷了!之后我在中东地区的卡塔尔任教,然后又转去巴基斯坦。“9·11事件”发生后,我回到英国,最后来到中国。所以除了中间去迪拜呆了一年之外,从20028月到现在我一直都在中国。在中国的头三年,我就职于上海英国学校,参与了这所年轻学校的开办事宜,之后我去迪拜一年,然后又回到中国,在长沙的一个剑桥中心工作了几年。

对数学老师来说,在中国为中国学生教授A Level(英国高中课程)数学和进阶数学相当不错,何况学生们还喜欢学习,这门课又是科目里的顶端课程,那真是太棒了。我离开长沙之后就想找一所有着类似课程系统的学校,最后来到了深国交。

Jing:您在深国交工作多久了?深国交被视为一所办学非常成功的剑桥国际高中,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想知道学校成功的秘诀。您是怎么看的?

Neil我在深国交工作了9年,包括两年系主任,7年教学副院长,现在开始担任院长。好多人都会提起这个问题,但是真的没有什么捷径可言。不是说“哦,你这样做,然后你就能成功了”。学校的发展是一个漫长缓慢的过程,它必须是一个长期项目,你得朝着全面发展的教育前进。我们的毕业生上大学之后都很优秀,因为他们已经经历过这种国际教育体系了。我们是全英文授课,有一套完备的课程体系,这些都是我们努力的成果。我们从十五年前开始逐渐发展,然后慢慢地才有今天的成绩。所以要说秘诀,那可能就是这么多年来所有人的辛勤付出以及大家都想把学校建设成一所真正的国际高中。

Jing:那么在您眼里,“国际教育”的标准或定义是什么?许多学校都声称他们提供最优质的国际教育。

Neil嗯,这实际上很难说。什么是国际教育?简单地说,国际教育采用国际教育体系和外部考试。全球有很多学校都选择IB(国际文凭)或ALevel,但国际教育还与秉承国际学校的办学理念有关。我们已经通过了CIS(国际学校联盟)的认证,这很不容易,因为要树立国际视野,我们得审核过去所做的一切,工作量很大。所以这不仅仅是考试那么简单,也不是说你教好英语就可以了。从我们的课外活动到课程安排以及我们的教学方式,我们正在做的一切都是国际教育。

Jing:很多办学优良的学校都有一支稳定的管理团队和教学团队。深国交也是这样吗?学校是如何留住优秀教师的?

Neil我们确实有人员流动,但频率不高。大家都喜欢留在这里。深圳其实很宜居。而且我们离香港又很近,去那旅游也很方便。和英国相比,深圳气候更加宜人。当然,薪水也很重要,不过它不是唯一因素。我们尽量让教师能在工作和生活上有一个良好的平衡,让他们在工作时间内足以完成教学任务,然后在下班之后可以放松自我。

Jing:一些国际学校面临如何平衡中外籍教职工的待遇和中外文化差异的问题。深国交是怎么应对这一挑战的?

Neil我们有一张薪资等级表,我们会按照教职工在我们学校的工作年限来逐步提高他们的薪酬水平,这取决于他们的教学资质和英语能力。我们对中外籍教师一视同仁。但如果中籍教师语言能力较弱,那我们给他们的教学任务会稍微轻一点,因为他们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准备。随着他们薪酬水平的提高,随着他们语言能力的提升,他们的教学任务轻重水平就会和外籍教师保持一致。我们不会让中文老师在下班之后还给学生补习中文。我们的中文老师只在课上教学。如果学生在上物理课,那么这个时候教他们的可能碰巧是位中籍教师,也可能是外籍教师。中外教师没有区别,都是我们学校的教师。

Jing:您刚才谈到学校发展经历了一个九到十年的漫长过程。那么学校遇到过的最严峻的挑战是什么?

Neil我刚才提到的像CIS认证这样的事情就是一次很大的挑战。很多挑战都是小挑战,不过它们要是一起来就不得了了。所以我们要慢慢发展学生的英语技能,树立正确的办学理念,让他们的英语能力比原来更好,这一点很重要。当然,中英文之间得有平衡。我们确实也开设了中文课程,教授中国文化和汉语。我们也鼓励学生更多地练习英语,因为他们都知道熟能生巧的道理。

Jing:深国交吸引了很多优秀学生,那么学校的“增值服务”体现在哪里?

Neil:我们给学生的增值就是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我们在英语语言技能学习上给学生提出更高要求,不仅仅是通过英语考试,而是让他们具备未来在英语语言国家生活的技能。我认为英语语言技能的提高,会形成良性循环,带动其它学科学习的成功。我们同时让他们具备无论参加任何帮助他们进入大学的测试他们都会取得优异的成绩的能力。我们帮助他们认识更大的世界,意识到自己的社会责任,并且建立未来领导力。

Jing:说到教育的核心理念,因为现在大多数民办学校都是有商业考量的,那么深国交是如何平衡教育价值和商业考量的?

Neil教育作为核心价值和商业性质的概念之间并不绝对存在矛盾。问题在于:人们是以短期的眼光看学校发展,还是像我们一样,从长远来看呢?我们招收了很多优秀学生,而且办学也很成功,因为我们注重教育并且不断发展,这也意味着利润的增长。还有一些其他学校是学校领导者办学,而学校拥有者则尽可能多地获取利润。他们根本不关心教育,这就导致了一些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进这些学校,所以他们学生人数不见增长,那么也不会有利润。像任何长期项目一样,如果你要建立一所50年仍旧存在的学校,那么你得重视教育。没有其他捷径可寻,而它的商业回报会是长期的。

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是中国的传统。希望50年后我们会看到回报,这是一种中国式思维方式。我们西方则比较强调来钱快。我们学校的董事会给予了我们足够的信任,尽量不来干涉我们的工作。他们当然了解所有情况。在我之前,他们聘用了乔,在乔卸任后又提拔了我,这是因为他们明白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之所以能接任是因为我在这所学校工作了九年。我确实知道我们的职责,我可以继续构建这个美好愿景。

Jing:学校的管理方式是怎样的?

Neil比起传统的董事会直接管理方式,我们成立了一个顾问委员会,让委员会来管理学校事务,成员包括董事会主席、校长、教职工代表、家长代表和绿洲学校校长。他们都是利益相关者,也是我们的顾问,而我们负责做出重大决策,比如薪酬审核事项,并决定是否通过。然后他们会向董事会提出有关建议。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忽视他们的建议。

Jing:学校如何选择教学大纲和考试委员会?

Neil在这一点上,我们希望尽量用剑桥国际的课程,除非有充分的理由让我们不这样做。我们会先了解教学大纲,然后选择最合理的部分,例如,我们密切关注剑桥国际ASA level进阶数学课程大纲的变化,看看它是否符合学生需求,教学大纲是否严谨,从而让学生能够更好地为大学学习做准备。

Jing:深国交的学生被很多知名高校录取,包括英国和美国的顶尖大学。那么学校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Neil我觉得我们的学生更愿意申请牛津剑桥这样的大学,因为他们的能力达到了牛剑的录取标准,而且有前几届的学生已经被录取。而学生被美国的高校录取,这当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有很强的语言能力,因为我们已经培养了他们的学术水平,此外我们提供的大学申请材料都是完全真实可靠的。美国院校通过这些申请材料了解到我们的学生正是他们想要招收的,然后他们会来招更多的学生。现在,要帮助学生顺利进入一所我们未曾申请过的大学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你得让院校愿意去尝试。不过,一旦他们招收过我们的学生,他们就会回来继续招。

Jing:深国交在今年的剑桥国际学校东亚区年会上获得了“东亚地区A Level科目最丰富学校”的荣誉称号。学校是如何帮助学生选择课程的呢?

Neil我们一直对学生开展生涯研讨会,让高中起始年级学生就参与进来,让他们开始考虑要选哪些科目。然后,在他们IGCSE学习的第二年,我们会做一个科目介绍,来帮助他们做好选课的准备。一般情况下,这挺有效。接着在新学年来临时,他们要选择AS科目。相当多的学生会换科目。有的学生则会说先试试看,看看这门课到底怎么样。所以老师们一般都知道学生选课会有变动。他们知道学生一边了解这些科目,一边按照教学大纲进行学习。如果学生能在开课前做出正确的选择,那样会更好。但有些学生还是会摇摆不定。他们一开始可能选了五个科目,然后中途会放弃一个。当他们到了A2水平的时候,选课则会相对轻松点。接下来就是该如何选择A Level其它课程的问题了。

Jing:您如何看待IB课程?

NeilIB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大学预科体系,课程内容涉及的知识面很广。学生要拿到满分45分很难,能拿满分的学生可以直接申请国际上所有顶尖院校。而A Level则完全不同。对中国学生来说,你得至少花三到四年时间准备,才能去上IBDP(国际文凭大学预科课程)。仅仅从IB课程本身的性质上来看,我认为这不是件容易的事。而A Level则更适合中国学生,因为学生可以自己挑选课程。因此,我们选择了A Level。学生如果每门课都能拿到最高成绩A *,也是同样出色的。比起多数参加IB课程的学生,我们学生的功课相对较少,他们在两年内也就能够学到更专的东西,所以我们的优势在于深度而不是广度,但如何正确地选择和组合科目,也很关键。我们开展的全球公民奖项目在性质上等同于IBCAS (创意、活动、服务)课程,我们还在课程中加入了社区服务。现在我们针对学生去年的拓展课题进行了资格考试,这类似于IB的拓展论文课程。我们对ALevel做了一些延伸,使得它更全面。

Jing: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采访。再次祝贺您履新!

 

访谈后记

自从去年加入剑桥国际,我有幸遇到很多国际教育领域里的佼佼者,他们有长期在中国工作的外方校长和老师,也有历经艰辛、在民办教育里面一直坚持理想不断创新的中国教育工作者。作为一个“小众”领域,他们几乎是在公立教育系统的视野之外,但是这里人才济济。能够了解他们的经历、他们在国际学校发展中的经验和教训,记录下他们的声音,是此次访谈的初衷。第一次做访谈,就选择了深国交,除了因为它是剑桥课程在国内最知名的学校,也因为早前我和乔院长有过一次长谈,收获很多。

2018年夏天,深圳闷热湿嗒嗒的天气里,我和同事来到深国交,校园空荡荡的,剑桥的所有考试刚刚结束,大考后的假期开始了。部分校舍正在装修,刺耳的电转声不时响起。我和同事们一起坐在会议室里和尼尔院长聊天,墙上是乔院长的画像和他画的科学课程的知识图谱。乔院长已经去南美享受退休生活,尼尔还在忙碌中。

尽管深国交大名鼎鼎,它的领导者却异常低调。不论是前任的乔院长,还是新任的尼尔院长,都专注于自己的学校发展,很少“抛头露面”,出席各种活动。在2个小时的访谈中,尼尔也少有惊人之语,如果说,我们想通过访谈了解深国交的“成功秘笈”,那么来自尼尔的答案就是:根本没有什么秘笈可言。果真如此吗?

在尼尔平实的语言后面,深国交的确有很多经验值得同行学习,例如:

  • 教育管理者办学,投资人给予充分的信任与授权(在很多新建学校,如何厘清出资人与校长的职责还面临很大的挑战吧?)。

  • 不论是出资人还是学校管理层,都抱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心态,追求长期效益,在教育价值和投资回报上找到平衡点。

  • 校长是专业的教育管理者,按照教育规律办学。(说起来好像是常识,但是有多少学校是真正做到的呢?)

  • 重视教师专业发展,中外教师同工同酬。(相信很多国际化学校已经开始向这个方向努力了)。

  • 选定了一套课程,就持之以恒地做下去,做到极致。(很难吗?是的,很难。)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