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 2019
林宇典:海纳百川的国交,特立独行的我
2019年01月24日

 一人一世界

 

林宇典 Alex

深国交2018届毕业生, 就读于美国洛杉矶Occidental College西方学院

 

海纳百川的国交,特立独行的我

 

4年好快。有时候我还会想,居然已经高中毕业了,是个马上要去读大学的人了!

 

我的经历特殊些,所以可能导致我在国交的感受会有点不一样。

 

我叫林宇典,今年17,在国交读了整4年。考国交时,刚刚在城市绿洲学校读了一年,当时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结果候补录取转正了

 

入学时是2014年,我13岁。一开始有点不适应国交生活,特别是住宿舍的时候,记得听着比我大一两岁的舍友讲着游戏电影还有学习的事儿,我不仅不感兴趣,还觉得挺吵的睡不着觉。有好几个晚上我都透过宿舍阳台,望着远方,想着回家,独自哭泣。从那时开始,我就觉得国交一定是个挑战,是社交上的挑战,也是学习上的挑战。

 

在我开始具体回忆之前,想提醒读者们,我语文其实没怎么学好,所以下文可能有些不通顺。还有呢,我既没有参加很多社团,也没有结交多少朋友,所以如果你希望能从我的经历中寻找到人群般的欢乐和激情,可以看看其他人写的文章吧。我的故事,比较孤单。

 

还记得4年前的自己,在G1的时候,用生疏青涩的方式去和别人互动。我由于初中只上了一年,一开始对于别人的动作语言什么的都显得比较拘谨和木讷。当时思想还是小学水平,即老师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以为只要把老师说的做好了就没有问题了。但是我慢慢发现不是这样的,国交为学生提供了自主决策的环境,从G1开始便是如此。

 

一开始我报名了不少社团,记得有模联和羽毛球。我觉得社团的氛围都很融洽,大多数人都是新生,都是本着来体验不同事物的心情参加社团。可惜的是,我G1根本没有怎么好好学习,都是吃初中的老本,而且数学后来能考好还是因为参加了课外补习班。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当时就是毫无准备,毫无了解就上了国交,结果第一年就这样被推着赶着过去了。

 

第二年开始我有了一个很不同的兴趣玩滑板。一开始我琢磨着肯定要每天运动运动吧,但是我篮球足球和排球这些比较流行的团体运动既不是特别感兴趣也不太会,而像羽毛球这类运动虽然以前有一定基础,但是学校场地没有几个反而人不少。最后,我决定利用学校国旗杆下面的一块空余的地方练习滑板。

 

说到这个,可能会有不少人想象我做着酷炫的动作在操场上穿梭。但是事实是我刚学会滑行,就去学习怎么转圈圈。是的,我感觉这听起来很愚蠢,确实,这看起来也很愚蠢。虽然其实我“练习”滑板并没有学到太多技术性的东西,但是从中我感受到了国交的包容性,和个性的可能性。我想,只要我们想做的事情合理,而且又不会故意打扰到别人,国交可以容纳任何兴趣,任何性格的人。后来我尝试想创办一个滑板社,但是最后还是觉得自己技术不过关而没有坚持。

 

A1开始之前我爸妈给我找了一个留学中介,当时要做学生定位和评估,所以那里的老师就问我在国交做过了什么,准备做什么。那个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说什么我对社会贫困现象有兴趣,不过那更多只是为了搪塞而想出的一时之计罢了。我在国交上了3年,结果对于3年内发生的事儿,以及未来几年的计划,都没有太想过。我觉得有可能因为G1G2时故意隔绝自己,让我觉得学习和生活并不是很需要规划的事儿,就过一天是一天了。也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应该认真学习的时候到了

 

A1是怎么过去的我已经忘了好多了,但记得国际考结果是差强人意的。现在回想起来,不像我很多优秀的同学一样自己做学校的调研,我更多的是听从中介的建议,觉得没有大问题就申请了。而当时中介也觉得我这个孩子不错,只是成绩差了点,所以建议我多多申请学校,希望有好学校能录取我这个有潜力但是暂无证明的人(我申请了28所大学)

 

我收到的第一封拒信是ED的时候来自Amherst College的,从那封信以后我还收到了更多的拒信,当然也有少数的录取信。很奇怪的是,我收到拒信的时候并没有很伤心,甚至可以说一点不寻常的情绪都没有,只是很机械化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类似,我在收到录取信时,也没有无比喜悦或者激动,甚至当有一所学校说要给我80000美金的奖学金时我也觉得“行吧,谢谢”。我想,有可能我一开始就并没有很深入去了解我申请了的学校,所以最后无论发生了什么结果,我也不会有太多感觉吧。可能对于一些其他同学来说,上某一个大学的某一个专业是他们自小时的梦想,所以他们梦想的录取通知应会比我的要沉重多。

 

虽然听起来A1我也还是碌碌无为般就度过了,但是我其实很开心,因为找到了自己心仪的科目社会学。应该是以前学的大部分科目都过于理论化,我会觉得不能直接联系到生活上,所以当社会学讲到诸如家庭结构两性平等以及宗教变化等课题时,我因为觉得或多或少能和周边环境联系起来而慢慢喜欢。比如我爸很少做家务,我妈基本上承担了大部分家务,这和我从书中学到的是很相似的。还有比如有社会学家指出现在越来越多人在选择宗教时会 “Pick and Mix”,即从不同宗教中找出自己喜欢的元素,再把这些不同的元素拼凑起来形成自己的信仰。有人跟我说社会学就是把很简单的生活常理复杂化,但是我认为社会学为人们了解自己身处的环境提供了一个多样的有深度的解释。

 

很有意思的是,在我的社会学班中,A1时还有零零星星几个男生,但是到了A2,就只剩下我一个男生和9个女生了。这不,又牵扯到社会学上来了!有研究表明,教育系统的某些科目,如数学和计算机,会在男生中更受欢迎;而其他科目比如美术和社会学,在女生中更受欢迎,而解释之一就是男女从小受到的教育和培养的方式不同。

 

抛开社会学回到国交的最后一年吧。说实话,我前3年都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但是A2还是记得比较清楚的,从A2开始有可能因为已经确定了要去什么学校,就开始“身在曹营心在汉”。课变得更少了,人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闲了,虽然身体每天都是在国交,心却时不时感觉已经脱离了校园,飞到我未来的大学去幻想了。现在虽然仅仅是暑假,但我对国交的印象已逐渐朦胧,不知是我有意忘却,还是无意中记忆就轻悄悄流逝了。有可能我的潜意识认为如果忘了这大致孤独的4年,会让我未来的4年不同吧。我也不知道。

 

我觉得回忆我的国交4年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事情,不像前阵子我写论文,写模联开会回忆,都思如泉涌。到了此刻,我已很难继续写下去。有可能我并没有很深融入国交这个学校这个群体吧。除了回忆,除了记述,我对于国交好像没有特别激烈的情感。

 

我觉得,这4年过有点不明不白的但是我学到了很多,主要是知识,也有一些新鲜的体验和感受。我想感谢国交。虽然我不像其他人那样如此善谈,能很好融入国交生活,国交还是为我提供了一片很好的天地来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以我自己的方式。

 

国交虽小,却能海纳百川。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