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新闻
A1.9班|大鹏海边休闲班游
2019年11月11日

SCIE网站20191111日讯】A1,一个崭新的开始--新的班级,新的老师,新的同学。在A1.9的各位第一次相会两个月后,我们踏上了两天一夜的班游之旅。

 

1018日,在个别卑微的同学上完周五下午的课后,大家背着大包小包,登上了大巴。目的地,位于大鹏新区,一座隐藏在村落里的别院。除了Clara老师和9班的同学,一同前往的还有被阿特拉斯的甜kengmengguaipian打动了的隔壁A1.4班老师David Carroll


车上熟睡的David

车上,DC庞大的身躯被行李架和座椅靠背死死压在了座位上,而同学们貌似都在为晚上的战斗养精蓄锐,大都沉浸在了睡梦之中。一路上,窗外的风景与以往的高速公路别无两样,但在这一车人的陪伴下,却又显得那么美好。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后,我们来到了大鹏新区龙岐村,从村口下车,徒步向村子的中心走去。傍晚的街道十分安静,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们这一大帮子人。


目的地:来一局民宿
 

来一局民宿,便是我们这次的落脚点。大家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房间,放好行李,稍作休息。我来到了屋顶,看着这熟悉的风景,但上次来到这里已是两年多前。依稀记得以前的点点滴滴,又感叹时光飞逝,如今的我们,高中生活早已过半,而前路漫漫。这时,更多的小伙伴来到了屋顶,伴随着余晖,留下了美好的瞬间。



片刻之后,也不知从哪喊来一声“啥时候吃饭啊”,带我们走上了觅食之路。来到餐厅,两张长桌已在院子中央等待了许久,我们纷纷落坐。在等待晚饭的片刻,日常保留节目开始上演:三五成群地讨论着最近校内发生的一切奇闻异事,当然,最吸引人的还是八卦内容,只不过在这样,就不过多透露具体内容了。伴随着热气腾腾的美食,晚餐正式开始。

晚餐时刻
 

起初,大家都有些拘谨,都在保护着自己的形象,小心翼翼的将食物夹入自己碗中。而在另一边,男生们已如饿狼一般展开了光盘行动,每一道菜刚上桌,就会经历一场腥风血雨。阳渐渐从地平线上散去,夜幕降临,聚餐也临近尾声,阵地也从餐厅转移回了民宿。饭饱,休息是必须的,但!有的人回到了房间休息,便再也没有出现(说的就是你!Vivi) 


“快!来!狼!人!杀!”Autumn的一声高喊打破了夜空的寂静。


正所谓,没有狼人杀的班游都是耍流氓。做为一款简单易懂,老少皆宜,不限人数的桌游,狼人杀能快速地拉近同学们之间的距离,让每个人都能了解彼此的性格(也包括内心的险恶)。围在桌子旁,在满月之下,伴随着隔壁院子一大叔极具穿透性的歌声,狼人慢慢地从巢穴中探出。近一个小时后,终于决出了胜负,而这时,每个人的狼人杀技术就已表露出来。作为A1新生的Rex,显得十分老道,缜密的逻辑,精确的分析,让在座的各位刮目相看。反观几位选手,在大佬的身旁只能一边边地复读“过”, “没啥说的”, “我不知道”,并默默跟票。



狼人杀 

 


这时,距离晚饭结束已经过去整整两个小时,大家的战斗力也都在慢慢恢复。我便来到了烧烤架边,准备大显身手。但点火的过程,有点不太顺利,木炭有些不听话,即使是在报纸,固体酒精的轮番攻势下,依然没有任何变红的迹象。无奈之下,只得由风扇出战。一瞬间,火星四溅,吓得Tony老弟赶忙躲在上风口,而我,作为一名合格的东北猛男,不但内心毫无恐惧,甚至就像见到故友一般,十分快乐。一鼓作气,第二个炉子也很快被点着,投入到了生产之中。


魔法烧烤师-阿特拉斯 

 


火升起来了,那肉的盛宴还远吗。羊肉串,牛肉串,鸡脆骨,鸡翅都被纷纷放在了炭火之上,在高温之下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成为了一根合格的烧烤。空气中弥漫着油脂和孜然的香气,不远处狼人杀玩家们也已按耐不住人类的天生的对食物的渴望,便开始接连白给,将自己操作出战局,以便提前享受。


着火啦! 

 

这时,意外发生了,在烧烤的第二战场,一团团明火从炉中升起,村头Tony老师的操作失误将锡纸上的油点燃,一霎那,整个院子都被照亮了起来。不过幸运的是,火很快便熄灭了,只可惜了那鸡翅,早已碳化。原本在房间内休息的EricMichael循着香气走了出来,也想上手操作,便拿起韭菜和鸡翅,蹲到了Tony身边。在嗞啦声中,手中的肉都以达到了理想状态,一根根烧烤被端到了狼群之中,不出一分钟,整整一盘就被掠夺光了,我甚至没有机会尝一下自己的手艺。


 

片刻,我回到了我的阵地,继续投入到烧烤之中。另一边狼人杀也在继续,对胜利的渴望让同学们逐渐上头,再也停不下来。就在这欢乐的气氛当中,时间飞逝,隔壁的大叔结束了演出,四周慢慢静了下来,而只有我们,还沉浸在我们的极乐世界中。不经意间,时针掠过了顶点,顶不住的人开始接连离去。但剩下的人,依然在战斗。终于,凌晨一点半,狼人杀正式结束,但我毫无睡意,便叫上几个朋友,坐在客厅里,烧一壶水,泡几杯碧螺春,拉起了家常,八卦。

 

夜,越来越深,醒着的人,越来越少,只有七个人还再坚持。在褪黑素的作用下,心情逐渐低落,话题变得越来越沉重,朋克养生局最终变为了深夜痛哭局。因为A1的特殊性,这个班只会存在一年,虽说学校很小,班级也还很年轻,但我们都清楚时光飞逝,这也许是我们唯一以班级的名义一次出游。回首国交两年,有不少快乐,也有不少泪水,但更多的是对美好的回忆以及怀念。有的不舍,可能这一辈子也无法释怀。悲剧也好,欢笑也好,我们别无他选,只得将其放在身后,继续向前。


 

漫长的黑夜也迎来了一丝光明。我一夜没睡,虽说不困,但更多的是想珍惜这一分一秒。五点半,我早早地爬到屋顶,架好相机,塞入耳机,点开音乐,静候着第一缕阳光。东方的云渐渐有了颜色,海鸟们也开始了一天的生活。这时,疲惫开始慢慢占据了我的身体,但我没有放弃。终于,在明媚的阳光打在我的脸上时,所有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一声声鸟鸣中,渐渐有房门被打开,该醒了。时间渐渐来到中午,午饭时间快到了,只不过有几位仁兄始终不见踪影,直到十一点半,我敲开房门,才见到睡眼朦胧,刚从床上爬起来的FaraAutumn,她们也连忙洗漱收拾,冲向餐厅。

 

简单的午饭后,我们回到民宿,整理好行李,准备返程。最后的最后,我们终究站在一起,留下了一张张永远的回忆,班游,也临近尾声了。



 

班游结束了。

 

(文图/曹皓廉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皇岗公园一街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8 联系电话: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工信部备案查询http://beian.miit.gov.cn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