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2021
吴瑞琪:县城高中生究竟需要什么?
2020年12月29日

 2021点滴见解

  

吴瑞琪Ellen

深国交2019届毕业生,就读于美国埃默里大学

 

县城高中生究竟需要什么?

在国交的时候,我就对做公益有很大的热情,连续3年参加了福田口岸的义工活动,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小学英语教学活动。一直以来,我都想延续自己做公益的热情,因此2020年暑假我参加了一个公益组织的教学活动,该活动将我所喜欢的公益和教学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这个活动和大家所接触的支教有所不同,我们不是去给山区里的孩子上语数外这类文化课,而是去给县城的高中生带来社区探索以及不同主题的研讨课,旨在让其认识了解身边的社区,增强其独立思考和沟通能力。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线上课程以及1周的线下培训之后,我和同伴们来到湖南永州江华县。起初,我抱着能用这两周的夏令营改变县城高中生心态的想法,期望能把他们从中式教育体系的苦海中拉出来,让他们接受一套新的自主教育体系。

 

刚刚到达的时候,比期望值还要低的住宿和教学环境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在近35度无空调的闷热教室开会,也让我们的准备工作进行得不顺利。更让我失望的是学生们的自主学习能力:刚开始的几天,他们不知道如何与小组成员沟通,在要小组合作的时候往往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从何开始;在我的美国文化研讨课上,与其说是研讨,不如说是我的单向输出。教室里经常一片寂静,学生们都因为害怕而不敢回答问题,更不用说课堂讨论了;带领他们出去社会探索的时候,学生们都扭扭捏捏不愿与陌生人交流,一下午连两个路人都采访不到,我们所设计的社区探索课,也因为难度过大而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在初期面临这么多困难时,我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心态和教学方式上的双重改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是不可能马上释放自己、朝着我期望的方向去改变的。我先是在我的研讨课上作出调整,每节课中都安排一至两个小组活动,如辩论和配音等。我还把教室里的桌子摆成圆桌形式,让我融入到他们的课堂中,而不是站在讲台上。其次,我发现他们非常喜欢听我讲在美国学习生活的故事,因此每次讲到关于美国文化的知识点,我都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并与他们的生活作对比,这样不会让他们对知识产生距离感。

 

在社区探索课上,相较刚开始时的无奈,我选择了更多地去引导他们。县城高中生大多比较内向,不太愿意表达,这时就要耐心地询问每个人对于这个小组项目的看法。如果他们需要合作完成一张海报,我会先向他们确认每个人负责的部分,以及海报的内容。虽说我参与了讨论过程,但活动的主要执行人还是他们,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加明确自己的工作,有了目标之后才有行动。

 

1 在失败的第一节课后,我选择走下讲台,融入同学们的讨论

 

2 同学们的课上小组活动展示

 

3 在夏令营的最后几天,同学们已经可以不用我们的辅助自己进行小组讨论了

快结营的时候,我与班上一个男生聊天,他谈到了自己在我的课堂上的改变:以前从来不敢主动回答问题,现在会选择做那一个打破沉默的人;这次夏令营是他第一次和陌生人沟通,第一次这么密集地进行小组合作,总之有好多的第一次。我们聊天结束后,他鞠了一个标准的90度躬向我道谢。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给我鞠躬,内心充满感动的同时也更有使命感了,觉得我真正做到了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别人。

 

也许,在这个经历中,我才是那个收获最大并且在不断进步的人。起初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把他们拉出中式教育,让他们学习到可能对他们来说更有用的批判性思维和小组合作能力,让他们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们所想给予他们的教育模式真的是他们所需要的吗?他们真的能从中式教育里摆脱出来吗?对于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我都给予了否定。

 

在结束这个夏令营后,他们马上又将开始自己的高中生活,回到那个早610,要看老师和校领导脸色行事以及成绩等于一切的环境中去了。这次教他们的所有内容,对于他们的高考可以说没什么实质性用处。甚至,如果在学校中他们拥有了批判和会质疑的能力,会遭到来自老师的不满。对于县城的高中生来说,他们已经输在了教育资源的起跑线上,为了能赶上城里的孩子,现在的这种教育模式也许是他们最需要的。他们就是需要花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和时间去学习,也需要更严格的要求才能走出县城,而中式教育是其现阶段走出县城的唯一途径。

 

但我们这样的公益教学究竟能给县城的高中生带来些什么?这也是我在这次活动中一直所思考的问题。我想答案不是我讲过的关于美国文化的知识点,也不是他们最后的社区探索成果,而是在我们相互交流中播撒下的关于外界的萌芽,一些他们所憧憬但却暂时没有机会触及到的新鲜事物。也许多年后,当他们在大学里需要用到或学到关于如何做问卷、如何写论文的知识点时,会想起2020年的夏天,有一群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哥哥姐姐用寓教于乐的方式,也告诉了他们同样的知识。或者当他们再在电视上看到关于美国的新闻时,可能会联想起这些上过的研讨课,甚至课上那片最初的寂静。还有关于师生关系的新认知,也许他们会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老师不一定都是高高在上,也可以用平等的方式与其交流,是他们可以倾诉的对象。

 

作为一名比他们幸运得多的学生,我时常会觉得很无力,因为纵使我学再多的知识,却仍旧没有办法改变教育不平等的现状。但拥有了这次的经历,我能更加深刻地了解他们的处境,也更加知道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教育体系彻底的改变,而是更多愿意倾听他们并为他们播种的人。

 

公益教育,我会一直在路上。

 

4. 和小组的同学们围炉夜话

5 结营的那天和同学们的合影

 

6 在离开的那天晚上,和同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们的合影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安托山六路3号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3
联系电话:0755-83495014 / 0755-83495015 / 0755-83495024 / 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工信部备案查询http://beian.miit.gov.cn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