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报名热线
招生简章
本页位置:首页 >> 画册2021
赵文嘉: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2020年12月29日

 2021难说再见

  

赵文嘉Tiger

深国交2020届毕业生,就读于英国伦敦大学学院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那年我十六岁,从一所依山傍海的女校(深外的别称)转到了水围村一中,每天坐地铁从深圳的北部到南部穿过半个市区上学。水围一中过去与其他普高无异,自从开始接受洋人思想的改革后,便渐渐陷入混乱,纪律废弛。为了赶上这解放的思潮,学生们很自然地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伙。每日午憩和放学,这些团伙便在教学楼的角角落落密谋在西洋节日晚会上的演出或是下次团伙内部建设的安排,直到夜色昏暗才一哄而散。我感激学校给予的宽容,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学生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把全部精力用于学习那些后来注定要忘掉的知识。

 

过去一年我是纯粹为了给老师们留个好印象才到校听听课,以求他们在我申请大学的推荐信里能够多说几句好话。水围一中的学生大概是不需要担心考不上大学的,张三考上了牛津,李四早申录了宾大,王五去了G5:每个人都会有美好的前途。因此,我一点不担心所谓前程,因为自己心里很明了:在不列颠国寻一所说得过去的大学读西洋先进的商科专业,出了学校回来水围一中谋一份教职,这便是我的毕生梦想。我不想也不可能与牛剑、美本前二十的骄子为伍,因为这是需要真本事和愿意认真学习的大脑才能办到的。唯一称得上梦想的,便是在这水围村里建立自己的堂口,成为这一亩三分地上的土大王。却可惜此地已有地头蛇盘踞,就连街头巷尾的茶餐厅都是卧虎藏龙,后来也只能悻悻作罢。

 

 

夏天本就是无趣的季节,炎热的天气更使得少年们焦躁不安。最不堪回首的就是一个周三下午的第一堂课,丹尼尔先生在课堂上讲统计学的正态分布题,全班同学昏昏欲睡,只得躲在电脑后面盯着屏幕提神。这样的天气,即便想自觉熬不住头脑的昏昏沉沉。整个夏天一点到三点间的课堂里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以至于可能错过了水围一中最重要的点化,导致毕业后的我精神世界空虚。

 

为了弥补呆坐了一下午而变得空虚的灵魂,我和我的团伙成员溜出了校门,顶着烈日穿过繁忙的马路和楼群间的空地,钻进了一幢幽暗阴凉的楼内。

 

三层高的旧楼外表很不起眼,后门的电梯里只有几张老式的广告挂画和散落地板上的几个烟头。我们悄无声息地走上三楼,瞧见偌大的自习室空无一人,只有写着雅士二字的招牌在昏暗灯光的衬托下格外显眼,心里便不胜欣喜。我们打开走廊深处一间自习室的门,走了进去。老板的勤谨和清洁使我很有好感。简朴的方桌上铺着朴素的绿色桌布,椅子茶台等陈设井井有条,瓷砖地板擦得一尘不染光滑如镜;墙壁不像大多数自习室那样被香烟熏得乌黑,而是刷了一层米白色的油漆,这在同行业里是很难得;墙上没有挂好好学习励志标语,而是用紫檀木框镶接了一幅彩色的刺绣风景画,上面是月光下浩渺的波光透透的湖水,一叶小舟上刺着四个模糊的人影围坐在炉子旁饮酒作诗,右侧的刺绣有八个字:风里雨里,雅士等你。我很小便希望人们在学习时能够有这般的上流情怀。

 

我打骨子里嫉妒在水围一中读满四年书的人,他们的记忆里有完整的高中生活,哪怕只是贫困凋敝的僻壤,只要他们愿意,便可以在未来的日子里尽情地遐想自己失去的某些东西仍然寄存在那个水围的故乡,从而自我慰藉。两年前我来到混沌的水围,如今已经毕业却仍感陌生。我希望这些灿烂阳光下的日子在心里刻下痕迹,不要被时间剥夺得干干净净。(本文套写自王朔《动物凶猛》)

SCIE声明:本网站上的文章为SCIE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和转载!
Copyright (c) Since 2003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声明:学生在校活动的照片有可能在网站或其他媒介出现,若有异议请与校方联系。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安托山六路3号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邮编:518043
联系电话:0755-83495014 / 0755-83495015 / 0755-83495024 / 0755-83495025
粤ICP备16068108号工信部备案查询http://beian.miit.gov.cn
办学许可证 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证书 CIE授权书